晚清老照片:留童吃饭都在学英语参加体育运动被顽固派指责

2022年8月26日 by 没有评论

选派少年儿童赴美留学,在晚清70年的历史中是一件大事。这些孩子大多12岁左右,因此被称为“留童”。我们跟随一批珍贵的影像和文字资料,走近那些留童,了解他们的生活。

1870年,毕业于耶鲁大学的容闳提议,由朝廷派遣学生赴美留学,以培育人才、学习西方之长。

容闳的建议得到两江总督曾国藩和湖广总督李鸿章的支持,两位封疆大吏商议后奏报朝廷,得到批准。朝廷为此成立了幼童出洋肄业局,专门管理派遣留学生赴美事务,陈兰彬、容闳分任正、副委员。

1872年8月11日,第一批留美儿童30人在陈兰彬和容闳的带领下从上海出发,于9月12日抵达美国旧金山。然而旧金山并不是他们的终点,他们还要乘坐火车,到达马萨诸塞州的斯普林菲尔德,被分配居住在美国人家庭。幼童出洋肄业局设在康涅狄格州的哈特福德,管理这些学生。

此后,清廷每年派遣一批留学生,每批30人,先后有四批,到1875年共120人在美国学习生活。他们留学的费用全部由朝廷承担,从关税银两中开支。这些孩子大多来自广东,其次是江苏(含上海)、浙江、安徽、福建,来自北方的仅有1人(山东籍,留美期间病逝)。

根据计划,留童从中学开始接受美国教育,直到大学毕业,为期15年。他们出发之前,父兄都和朝廷签订了契约:“十五年中如有疾病死亡及意外灾害,政府皆不负责。”他们被给予了振兴祖国的厚望,同时也承担着极大的风险。事实上,留美期间有12人病逝,病亡率高达10%。

120人寄宿在54个美国家庭(康涅狄格州34个,马萨诸塞州20个),又和美国孩子一起上学,在短时间内克服了语言障碍,有些人成为学校里的优秀学生。据第二批留童李恩富回忆:“我们学习英语采用的是实物教学法。在餐桌上,教我们认识每一道菜的名字,并且郑重宣告,如果我们记不住这些名字,就不能分享这些食物。用这种方法来教学,我们进步神速,成效令人惊奇。”

这些少年儿童迅速接受了新知识、新思想,他们剪掉了辫子,穿上了西装,不但学习勤奋,还参加各种体育活动。在哈特福德高中读书时,邓士聪、康赛龄、梁敦彦等人是全校闻名的橄榄球高手。后来就读耶鲁大学的钟文耀,也是耶鲁赛艇队的主力选手。

当然,孩子们的学业之中少不了中国传统文化。每隔3个月,他们都要分批赶到哈特福德幼童出洋肄业局,接受中国课程培训,14天一个培训期。

就在留学生们努力学习之际,幼童出洋肄业局第四任正委员吴嘉善发现了他们的种种“罪状”,诸如幼童们不愿行跪拜礼,“适异忘本,目无师长”;“抛荒中学,背弃孔孟之道”;就连参加体育活动、穿运动服也被视为离经叛道,“驰骋跳跃,有损儒者之风;运动换装,弃我大清国服”。

思想保守的吴嘉善认为,留童“固无论其学难期成材,即成亦不能为中国用”,不如撤回算了。他的观点得到国内守旧大臣的支持,并左右了朝廷的决策。1881年6月19日,朝廷决定全部撤回留美学生。同年8月、9月间,除因病去世及设法留美的人外,其余94人分三批回国。当时,只有第一批赴美的詹天佑和欧阳赓从耶鲁大学取得毕业证书,其余人员都未完成学业。

留童计划虽然中途夭折,但也造就了近代史上一批杰出人才,包括铁路之父詹天佑、民国首任总理唐绍仪、说服美国退还部分庚款的驻美公使梁诚、清华第一任校长唐国安、北洋大学首任校长蔡绍基、北洋政府交通总长梁敦彦等等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